池塘之底的歌唱-放牛班的春天

les choristes

一位音乐教师以合唱团的形式教化一班调皮捣蛋的熊孩子,这类题材的影视作品有很多,我能记起名字的就有《修女也疯狂2》、《仙乐飘飘》、《欢乐合唱团》。只要剧情不是太狗血(glee是美剧,例外),大体都会接受,毕竟里面总要有好几首动感好听的歌曲。那么,《放牛班的春天》为什么能口碑票房双丰收,仔细想想还有点小感动呢?

影片以音乐代课老师马修的日记为线索,叙述了马修在“池塘之底”儿童收容所代课的一段生活。作者把合唱团题材放到了一个时代中,以儿童收容所为代表,浓缩了那个时代的社会阶级状况和那个时代里小人物的生存方式。

马修——主人公,线索人物,主要视角人物。音乐代课老师,郁郁不得志却不放弃创作的过气音乐家,单身老男人。虽然不见得他到底有多爱这群孩子,但他是善良的,开明的,即使只是“小小小小小小的音乐代课老师”(校长语),还是循循善诱,引导调皮捣蛋的熊孩子成长。片中一段对马修单相思“小天使”的母亲的描写,让马修避免被套上圣母光环,而更有人味了。现实中,很多人的人生都可能遇到很多类似马修老师这样的过(gui)客(ren),伴(tui)我们走过一程后又悄然离开。

查贝尔——初看以为严厉、不尽人情的老师(似乎是体育老师),是校长的亲信,可到后来才发现,他不过是有自己的行事方式。表面上顺从了领导,可总有自己更好的解决方式进行工作。一次,马修老师正面与校长争取孩子们冬天洗澡的煤而铩羽而归时,查伯特不动声色地把院长私藏起来的木柴拿了出来。

皮埃尔——“小天使”,嗓音美妙,聪明,具有音乐家的潜质,但恶作剧多端,是放牛班里熊孩子的代表。有位漂亮的妈妈,但迫于生计不能常常过来探望他,而他的“恶绩”也总是他妈妈失望。他是孤独的,恶作剧不过是他刷存在感的证明。马修老师注意到他出众的嗓音,进而着重培养。皮埃尔逐渐接受了马修,变得快乐阳光起来。但偶然发现母亲与马修老师在一起,误以为后者对他的照顾是因为想亲近自己的母亲(其实确实是有一部分这样的因素),将墨汁泼到了马修头上。在马修老师被辞退后,母亲听从马修的劝告,把皮埃尔送到了音乐专修学院,成就了一位著名的指挥家。

马克森斯——善良、正直、没有地位的护工(杂务工),对欺负自己的熊孩子很大度,即使差点因恶作剧而失明。护工也在剧中有所转变。之前一直默默地工作,反感校长的行为,却沉默不语,直到马修老师的到来,他似乎也随着马修的音乐有了生命力,虽然话仍不多,但总是暗暗地帮助马修和孩子们。护工是个小人物,但也正是这个小人物给校董写信推荐合唱团,后者才得以保留,在马修因火灾事件被当作替罪羊辞退后,毅然地站出来揭发校长的恶行。

校长——不甘于收养所的工作,贪财图利,急于升迁,对上位者奴颜笑脸,对手下臭脸奴役,对收养所的孩子高压统治。如果一部戏剧作品中总要有一个负面角色的话,校长妥妥地当起了大boss。面对熊孩子的调皮,他懒得花心思处理,而是选择粗暴镇压式的管理,所以收养所变成了监狱,而他也被自己营造的没人味的气氛所影响,更加的暴躁易怒。对于马修的合唱团,他起初是放任的,甚至自己也感染其中,但面对资金开销,和孩子们逐渐凝聚起来的反抗意识,最终强迫解散合唱团。他最后的结局显然不会被三观端正的编剧轻易放过——被他冤枉盗窃的孩子成了纵火犯,一把火把学校顶楼烧毁,更烧毁了他的升迁梦;被他镇压的教工和孩子们,联名举报他的暴行,最终导致他悻然下台离去。

整部电影并没有特别明亮的色调,甚至我还因此特意去确认了下电影的上映年份,到处都是灰蒙蒙的无奈,却总有几缕阳光不经意地照射进来。比如,马修被辞退往外走时,他有一段内心独白,“我本期望孩子们能来门口送我,可是并没有人。这些孩子的谨慎,看起来更像是冷漠。而莫朗奇(皮埃尔,小天使),最终……”此时,他发现地上有好多纸飞机,上面写着孩子们送给马修老师的感谢和祝福。孩子们的歌声飘过教室的窗户,“风中舞动的风筝,请不要停留,飞向海洋,飞向天空”。伴着歌声,更多的纸飞机飘了出来,“在第一页纸上,我看到了博你菲斯优美的笔记。而有拼写错误的那个,应该是派皮诺写的。有乐谱的那页,签下的是莫浪奇的名字。而这一页,那一页……”马修在孩子们纯净的歌声中,手捧着孩子们的信,心里揣满了美好的回忆,不再落寞地走出了池塘之底收容所。

1 respons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