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淘那点事儿

在网上找到一个看起来靠谱的转运商的后果就是一个海淘单接着一个海淘单。先买了支钢笔,后来又运了墨水,然后该本子了。只是这回搭错了神经,本子在国内其实也能买到,而且就算在某外站上买,也是可以直接邮回国内的。而我再一次表达了对转运事业的支持。

事实上第一单都还没有收到呢,哪里感觉它靠谱了?

南方和北方


从南方回到北方,一个零上三十度,一个零下三十度,一个绿意葱葱,一个白雪茫茫。去时,意气风发,归时,心事重重。南方到北方,地理的尺度,在睡眠中度过,而心灵的尺度,也在悄然拉开。
人生,总要伴随着告别,而告别也伴随着收获。

小虎队,那岁月

说实话,小虎队火的时候,我年纪还很小,小到还没读小学,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识。直到还珠格格热播的时候,我才知道,哦,原来帅气的五阿哥本来是个歌手,才知道小虎队——朦胧间觉得似乎原来有部电影里面有他们三个。后来,从电视、报纸、网络还有同学闲聊中,得知了更多关于小虎队的讯息。知道得越多,越是喜爱小虎队,尤其是那只乖乖虎。

明日回城

已经到北京一个月有余,其实期间因为毕业答辩回去过一次的,而这次是因为要拍毕业照。

其实四年中,我和大学的联系并不紧密。掐指算算,住在学校的时间加一起也不足一个礼拜。每次上完课就回家,没课的话几个月都不会去的。可是一想到毕业,即使现在我身在北京,还是能准确的想起大学里的每一处景象,能想起每一个该想起的人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