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法律

“哄抬物价”行为的认定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行为人实施利用疫情哄抬物价的违法犯罪行为,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引发公众恐慌情绪,必须坚决依法打击。

国务院2011年《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在突发事件发生期间,散布谣言、哄抬物价、欺骗消费者,扰乱社会秩序、市场秩序的,由公安机关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2003年《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2020年《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明确规定,“依法严惩哄抬物价犯罪。在疫情防控期间,违反国家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囤积居奇,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护目镜、防护服、消毒液等防护用品、药品或者其他涉及民生的物品价格,牟取暴利,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然而,目前司法解释和司法指导性文件中,没有关于“哄抬物价”认定标准的明确规定,实践中,各地行政部门和司法机关掌握的标准、尺度不一,导致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衔接不顺畅,还存在各地的查处力度和效果不均衡的问题。

把握“哄抬物价”的认定标准,需要注意以下两方面的内容。

一是抓住“哄抬物价”行为特征。国家发展改革委2003年《关于界定哄抬价格违法行为有关问题的复函》中,指出在应对‘非典’等突发事件的特定时期,哄抬物价违法行为的四种情形。国务院2010年《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规定了三种哄抬价格的情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2020年《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第一、四、五条中,进一步明确了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认定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标准。归纳上述行政法规和部门规范性文件,可以梳理出违反国家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的四种情形,即:1.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大幅度提高价格的;2.生产成本或进货成本没有发生明显变化,以牟取暴利为目的,大幅度提高价格的;3.在一些地区或行业率先大幅度提高价格的;4.囤积居奇,导致商品供不应求而出现价格大幅度上涨的。

二是要综合考虑物品价格上涨与行为人行为之间的关系,如行为人是否具有牟取暴利的主观目的;当时的市场同类商品平均价格情况;购销差价是否达到合理或行政管理许可的幅度;价格上涨因素能否排除特殊时期行为人的运输、存储、销售等运营成本上升的等情况。既要维护市场经济秩序,坚决打击哄抬物价的违法犯罪行为,又要尊重市场经济规律,避免矫枉过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